【香水同人】狩猎

#第一人称
#无cp
#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
#总之想写格雷诺耶



叫醒我的,从不是圣诞夜喧天的吵闹。

我仿佛在拥挤稠密的人群中突然醒来。千百条迥然不同的气味细线,从每个喧闹的行人的脸庞、颈侧、胸脯里丝丝涌出,再汇成一整条气味的洪流,轰然而上,在城市上空搅拌出五彩缤纷的漩涡。

我用鼻腔辨识这节日。

沾了泥土的雪在人们脚下融化,带来周边城镇气味迥异的土腥;
冲上夜空的烟花,将硝石硫磺的呛鼻烟气如锅盖般覆盖整条街道;
圣诞树干才被斩断,接茬冒着木质的清新味道和松枝的芳香;
小孩手中的糖果,女士帽檐和耳后的香水,男人指尖的雪茄,金属铃铛,面具,葡萄酒,巧克力,火漆,香手帕,嗅盐——

人。

橄榄木安心地别在腰后,随走步轻轻敲打我的膝窝。如神父洗礼教徒,国王巡视领土,上帝挑选子民。街上的所有人都面目模糊,只有他们的气味,他们的气味才是他们自己。我站在人潮汹涌的路中央,深深吸气。

我的狩猎场。

紫衫树枝,橙花,水仙花。平淡无奇。晚香玉油,猫麝香,夜风信子,百里香?稀有,却并不稀奇。我想要,我需要的应该是……也许名贵如龙涎香块茎,也许普通如柠檬油,但是它……是的,是的,是的——特殊气味细细的线头突然从浓稠的洪流中抬头,溅起一个晶莹剔透的点。

我仿佛瞬间就移动到了它的源头。圣德尼大街行人稀少,灯光黯淡,而我的源泉,这条香河的发源地正悠悠慢慢走在墙根。我的鼻尖几乎贴上了他的后颈,贪婪的鼻孔鼓得大大的,好闻的气味顷刻间盈满了从发丝到脚趾的每一丝空间。

橄榄木高高举起。



——而我却未能砸下。

周遭环境哄然喧闹起来。那人瞬时定格成一板人形木偶,气味倏然消失不见。不知何处来的炫目白光一瞬间把天地照的煞白,我定于高举双臂的姿势,手中却并无丝毫物件。

我突然不受控制的瘫倒在地。

“圣诞快乐,亲爱的格雷诺耶。”一团惨白的人影走近我,身上混着极其难闻的、如同摧毁了十个巴尔迪尼香水铺的味道,连他手中看不出样子的树干蛋糕也臭不可闻。他把蛋糕扔在我的脚下,而后蹲下身,用滑腻的手指摸了摸我的鼻尖。

"Precious." 他嘀咕着,那语调不知为何让我不寒而栗。我缩在墙根,身后的橱柜散发出冰冷的钢铁气味。我仍尚不知身在何处,不在热闹的圣诞街道,没有人群也没有夜空,周遭的一切都让我觉得陌生而怪异。

“你有一个好鼻子……” 他的眼睛被一层玻璃挡住了;但他凑的那么近,玻璃滑爽的气味灌进了我的肺泡,我看到了自己瘦如枯枝的倒影。“……而你的小脑瓜里有又这么,这么,这么多的香水配比式。” 他将一个滴瓶举到我眼前,近乎着迷地看着里面的液体和液体后扭曲变形的我。

“我们搭建了你脑海中的气味王国。只需给你一个场景,给你的小脑瓜一点小小的刺激,我亲爱的格雷诺耶……你就能……做出我们想要的东西。”

“缪斯与爱。我们的处女作。全城的抢购狂潮,亲爱的格雷诺耶,虽然你用了整整七十次模拟才把它制出来。它闻上去跟黄香李子的少女有点像,你觉得呢?”

“还有这个。万圣节专供,Bloody halloween. 喔,我想念你在模拟室疯狂如撒旦的神情,砸的玻璃都不够用了。”

“……啊,还有这一瓶,康塔尔。我的最爱。天才,格雷诺耶,你真的是天才,纯净……丰富……”

“以及我们新鲜出炉的圣诞特别版香水——哈,我似乎听到了驯鹿的铃铛,闻到了柴木燃烧和圣诞晚餐的香气……还不错。比上一个更美。不,但是不够好,不,不,还要再……还要更加完美……要……要你脑瓜里看到的那个人,如何把他的气味做出来……”

我转过头。身侧雪白墙壁上,有一副发光的会动的仿若油画的东西;画的主角正是我自己,像是提线木偶和捆住手脚的猎物,在原地做着各种奇怪的动作。

但我没能看的更仔细。

比刺眼白光更难受的刺鼻气味,突然如洪流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从鼻翼两侧灌入胸腔,灌入脑壳,直至灌入每一个细胞,将我完全淹没,将我彻底扯进深渊。我无望的伸着脖子,想徒劳的抓住点什么熟悉的气味分子,黑暗来临的最后一秒,耳畔低语,仿若惊雷——

“第一百六十九个圣诞节快乐,格雷诺耶。

——当然,除非这次香水令人满意,否则我还要与你共同欢度第一百七十,一百七十一,和更多的圣诞节。”

评论
热度(6)

© 一朵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