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007】特别的你

# 格雷诺耶第一人称
# 香水&007拉郎背景/另类00Q
# 格雷诺耶与邦德的初遇


地下室甚少点灯。我从不需要,巴尔迪尼也乐得少一份蜡烛的开支。

我享受浓重黑暗里用鼻翼找寻所需的一切。巴尔迪尼在曾数次在门口流连窥视,恐惧着,仿佛我是个作法的巫师;终于在几次摸黑踢碎了台阶上的香水大肚瓶后,嘀咕着什么,再无打扰。

绝大多数时候,地下室都会漾满无数香料混合时的浓香。大肚玻璃瓶和玻璃试管偶尔撞击,叮叮当当的轻响盖不过头顶谢尼埃跺踏地板的脚步。

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沉浸在无数香水鲜花油脂的碰撞中。然而当熟悉了所有瓶瓶罐罐桌椅砖墙的气味,混合它们变得不那么吸引人了。我开始透过木板的丝丝缝隙嗅闻头顶的来往人群,向香水帝国增添更多迷人的瓦片——也是在那时,我第一次,嗅闻到他。

特别。

不是常见的繁复层叠、喷在绣着名姓精致手帕上的香水,不是门口混着泥土与鱼腥的街道,不是掺了太多晚香玉的香皂,甚至不是过往或是当下任意时刻的巴黎城——不,他周身携带的空气没有香水大厦的一砖一瓦可以匹配——我惶恐的睁开眼睛,黑暗中,我嗅到了他的身影。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这个无比隐蔽又暗无一物的地下室。我甚至不敢动弹,生怕小动作扰动了他周身特别的气味分子。

轻响。

在感受到额头冰冷的触感之前,浓重的烟油味首先包裹了我。他的手指离我那么近,我甚至只要昂起脖子,鼻尖就能触到他的指肚。

火光在身旁陡然亮起。一双蓝眼望着我,散着冬日的塞纳河都不曾有过的冰冷。

我攥紧了手中的玻璃瓶塞。

额头冷硬的金属管撤走了。我没有抬头,亦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他转身离去,波斯钟乐淹没了脚步声。

黄杨木门扇动轻缓的风,将他的气味吹向手下的工作台;我抬头,目睹黑暗彻彻底底吞没他的背影。火光在他身旁悄然亮起,明灭黯淡,又将他的轮廓勾勒的夺目刺眼。

门口的银制鹭鸶吐出紫罗兰香水银线,水珠溅起,在他离去的最后一刻,镌刻于他光亮圆润的珍珠袖扣。如同一条细微的、结实的、牢靠的薄绸,不着痕迹地拴在他的身上。

狂喜于心头一闪而过。

我深深吸气,将他的气味盈满胸膛,高举手臂,手中握紧薄绸的另一端。

我不会丢失他了。

评论
热度(20)

© 一朵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