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I Wish You Were Mine/你属于我

S01E10脑补,清水甜,FR无差,一发完


I Wish You Were Mine


“我想说……谢谢你,Harold。谢谢你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我自知时日无多,最后的期望,是再向你诉说一遍我的感谢。

“不,一切还没有结束,John. 我快到了,马上就到底层了!……”
该死,你为什么要用交代后事的语气,John?

“不。你得离开。想都别想!”
不要来。不要冒险。你不知道这次纠缠我的是什么,Harold。他们是上帝,是魔鬼,如影随形地浸透在灵魂的每一个角落,吞噬曙光,蚕食希望。至少我曾逃了出来,至少我曾拥有你给的第二次机会。这已经让我很满足了,就让我自己——终结——这一切——

耳麦里,油门呼啸。
John, 就像你说的。想都别想。

眼眸中,世界渐暗。
Harold, 谢谢你。

================================

Reese斜靠在后座上,尽力瞪大眼睛,望向黑漆漆的窗外。Finch扶住他的时候,几乎把他抱了个满怀——他的小个子老板跛着脚,急急地冲过来,胳膊环住他的两肋,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他闻到了Finch的味道,安心和信任。车里安静得只能听见Finch紧张粗重的呼吸,以及油门不知疲倦的啸叫。Reese把手从腹部的伤口上拿开,借着车窗外飞速略过的路灯,他看到自己整只手都泛着血光,一直沾染到小臂。

像长筒橡皮手套。

Reese竟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玩。他裂开嘴,短促地笑了两声。下腹部的伤口马上发出了尖利的抗议,腿上的枪伤也跟着随声附和,血又从刚有些凝固的创口里流出,黏糊糊地粘到衬衫和裤子上。疼痛窜遍全身,直冲脑门,让他头皮发麻,一层薄汗再次从皮肤里蒸发出来,声音也跟着变了调。

“你还好吗,John?”

后视镜里,圆圆眼镜后紧张的灰蓝眼睛与淡然的灰绿眸子四目相对。

Reese扯着嘴角笑了笑:“好……”

“不,不要说话!” Finch急急地打断了他,“保存体力,相信我,我们很快就能到医生那里。”他的语速飞快,几乎要超过车速,“Farouk Madani,伊拉克纳贾夫最好的大夫,因为把所有钱都寄回家而无法继续医生生涯,现在是个……” Finch犹豫一下,好像在考虑是否应当说出来,“验尸官。抱歉,John,好像找一位验尸官缝伤口不是个吉兆,但这已经是我可以做出的最好的选择了,一点点闪失都会上CIA再度找上我们,我不得不……”

“Harold.” Reese柔声打断了他。后视镜里,Reese的眼睛亮亮的,脸也亮亮的,伤痛打破了他的傲气,使他处在少见的虚弱里,却又意外地给他罩上了一层温润的颜色。Finch的视线打了个圈,最终还是忍不住绕回到Reese身上。

Oh, my, Finch在心里呻吟了一声,他简直在发光。

“我没有理由抛下我的搭档。”没来由的觉得脸上发烧,Finch迅速地转移了视线和话题。

“……你更没有必要趟这趟浑水,Harold.” Reese的声音很低,平时调笑的翘音如今都换成了无可奈何的责备,听得出他在强忍疼痛。

Finch又从后视镜里看过去。高个子男人歪在座位上,路灯一闪一闪地照过他的全身,点亮衬衫上触目惊心的大片血迹。Finch揉了揉眼睛。

“然后任你自生自灭?不,怎么可能。我们,我们是——”

“——曾经的搭档,而现在我是个累赘。” Reese平静地接下去,“你应该离开的。”

家人。Finch默默地咽下了没出口的单词,攥紧方向盘。

“你不是累赘。”

“曾经。现在是了。”

“不。”油门不知不觉地被踩到了头。

“我……”

“闭嘴!John, 给我安静坐好!” Finch陡然提高了音量,声音大到让车内的两人同时抖了一下。Reese震惊又疑惑地看着Finch, 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的后者抿紧嘴唇,拒绝解释。

车里突然浸满了带着尴尬的空气,Finch板着脸,操纵汽车疯狂地冲过一个个亮着绿灯或是红灯的路口。Reese支撑着换了一个姿势,张了张嘴,企图用自嘲打破沉默:“常年打别人膝盖,如今终于轮到自己的膝盖被打了。Finch, 你知不知道中国好像有句禅语,叫因……因果……”

剧烈的疼痛突然再一次席卷全身,Reese的下半句话没出口,就被抑制不住的喘息替代了。冷汗不由自主地流到了眼睛里,他模糊地看到外面的世界在渐渐变慢,最终停了下来。

一切结束了?Reese迷迷糊糊的想,天堂可别也是黑漆漆的。

所有的感觉都在无规则的放大缩小。他听到了门开的声音,脚步声,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随后是衣服轻柔地盖在身上的触觉,和西装外套沉甸甸的压实感;接着扑面而来的是窗外冷冷的空气,以及Finch的味道。

“因果循环,” Finch的手在离开盖在Reese身上的外套时,不小心碰到了他的颧骨,Reese费力的睁开眼睛,只能看到两个亮晶晶的反光圆镜片,“善恶终有报。你会没事的。”他的声音忽大忽小,世界的一切都在忽大忽小。“我需要给Madani医生取一些现金,就离开一小会。John, 撑下去——”

================================

那是吻吗?

Reese猛然清醒过来,大口喘着气。迷蒙的世界消失了,疼痛锐利又真实,而同样真实的还有脸颊上不太一样的一块触觉。软软的,湿湿的。他想去碰一碰那个地方,可是手举到一半就顿住了。万一碰到之后消失了怎么办?

他甚至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一个吻。

他只模糊的记着Finch低下头来,然后——

Reese苦涩的摇摇头。只是昏迷之前的幻觉而已。

Finch不在,但车还没有熄火,他一定就在附近。Reese费力地掀开身上Finch的外套,鼻尖蹭蹭袖口。他尽量忽略侧身时腹部撕裂的剧痛,仔细把衣服叠平整。

我得离开。

我不能拖累Harold.

Reese不自觉的摩挲着一旁叠好的衣服,深深吸了口气。

开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如果忽略掉两处汩汩冒血的伤口的话。但受伤的右腿无法受力,他不得不侧转身子,让左腿先从车里迈出去。而这样一来,左下腹部的伤口又被扯到了极限,Reese仿佛能感到伤口从圆形变成狭缝状,血止不住地往外渗。

Reese是从车里掉到车外的——更确切的说,他是滚着摔到车外面的。与枪伤相比,骨头撞击地面带来的疼痛并不算什么,他趴在午夜冰冷的路面上,血液轰击着耳膜。眩晕又在袭击他的大脑,Reese扶着车门,踉跄起身。

午夜,偏僻的小路。没有车流,没有行人,只有墨黑的天空和寂寞的虫鸣。摄像头红光闪烁,沉默地注视着带有黄框的高个子男人踉踉跄跄地消失在黑暗里。

================================

Finch脸色铁青,左手提着一整袋现金,右手抱着外套,无言的看着墙角再也拖不动腿的员工。一句“你有本事玩逃跑,你有本事继续啊”在嘴边转了几转,最终被硬生生咽回肚子里。Reese靠在墙上,眼睛里的无辜和可怜一览无余。十米开外,Finch的车打着双闪,更照得那双灰绿的眸子透明如水。

“这创下了我的最差逃跑记录,Finch.” Reese小心翼翼的开口。

老板不说话,默默地蹲下身,把Reese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

“你怎么找到我的?” Reese赶紧没话找话。老板的个头刚刚好,撑着舒服,真棒。

John, 你只走了十米,更别提你滴下的血。Finch腹诽。虽然我已经处理干净了。

“我……不想拖累你,Finch.” 二人近的几乎贴面,嘴唇更是近在咫尺。

他们一同一瘸一拐的穿过马路。同步率意外地上升到了新的高度。

“Finch……”Reese被轻柔地塞回到了车座上。Finch一直在躲避他的目光。

“Harold.” Reese忽然拉住了Finch准备抽回的手。“你没有必要这么做。”

Finch的眼睛终于直视了自己。红彤彤的眼眶,充血的眼珠——Reese没有见过这么激动的Finch, 他简直以为Finch要大发雷霆,不由自主地向车里缩了缩。

然而Finch的语调一如既往。清晰冰凉,带着金属的质感和仿佛刚被敲击过的颤音。

“你是我的搭档,和我的——” Finch又顿了一下,却最终没有说出口。“我需要你,John.”

他想抽手,Reese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Reese的脸上布满冷汗,牙关紧咬,眼神却里透着热切和执着。

“你的什么?”

Finch语塞。他紧张地咽了口吐沫,喉结一滚一滚:“不要闹了,Mr. Reese, 我们必须抓紧——”

胳臂突然被人向前拉,Finch陡然失去了重心,向前扑倒。慌乱中,他企图支撑身体的双手都被人拽住,整个人直挺挺地倒向后座的Reese. 他似乎听到了自己倒下时Reese低低的一声痛呼,然而整个理智马上就被接下来的奇异感觉占据了——

柔软的嘴唇,毛茸茸的脑袋,汗湿的脸颊。吻在自己的额头轻轻落下,一路蹭过睫毛,鼻尖,最终到达自己的唇瓣。他听到了一声无奈的轻笑。

“Harold, 你永远都不肯承认你想我。在图书馆的时候是,出外勤的时候是,就算到了现在,你也依旧不愿开口。”

“我……” Finch的大脑出现了少有的一瞬当机。

“爱人。” Reese的气息在唇间逸出,丝毫不给Finch思考的机会,“我是你的爱人。”

“……What?”

信息量太大了——如果大脑也有容量标识和进程占用什么的,Finch相信现在它的内存绝对已经爆表了,CPU一定在一路高歌猛进披荆斩棘,企图消化刚刚灌进耳朵里的这句话——老天,他简直都能听见自己的大脑吱扭扭转的声音。

“爱人。” 湿润的吻再一次落下。

“爱人。” Finch机械的重复着。

Oh……my. 吱扭乱转的大脑还没从疯狂占用的状态里解脱出来。

爱人。他晕晕乎乎地想,爱人,爱人——这简直比家人还要好。

他睁开眼睛,在窗外路灯的照射下,他看到Reese的瞳仁里竟然星星点点地散着金光,亮成了一个宇宙。他忍不住伸出手,把宇宙捂在手心里。

“I wish you were mine.” Finch低声说,“但现在……”

Reese的睫毛在Finch的手心温柔的轻刷着。Finch拿开手,让两双亮晶晶的眼睛四目相对。

“ Mine.” Finch满足地轻叹,“Finally. You are mine.”

高个子眯起眼睛,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在这个时候,你就不能收敛一下你的控制欲吗,Harold?”

他们一起忍不住笑出了声。静静的呼吸在车内狭小的空间里弥漫。

“活下去,John. ” Finch的眼神突然变的严肃了,他伸手摩挲着Reese凌乱的头发:“我们——还有这么多事情——”

“还有未来,Harold.” Reese吻了吻老板的唇角,“活下去。I will.”


FIN.

评论(3)
热度(25)

© 一朵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