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Good Night John/晚安约翰

S01E18“晚安奈森”梗脑补,Reese、Nathan角色互换,FR无差、Nathan全程高调酱油,一发完


Good Night, John


他第一次看到老板和那个男人的合照,是在一本不小心被他翻开的藏书里。泛黄且带着折痕的纸片飘然下落,他轻巧地截住。照片上,是两个年轻的男人站在郁郁葱葱的灌木丛前笑呵呵的样子。他仔细看了看,才认出了左边的那个人。是Finch.

真是青春洋溢啊,他想,谁没有年轻过呢。照片上的Finch穿着最普通的格子衬衫和夹克外套,笑的满脸阳光。他从未亲眼见过他的三件套老板露出这样的表情——嘴角带着深深的笑纹,牙齿们都肆无忌惮地晒着太阳,眼睛里满溢的朝气蓬勃穿透厚厚的镜片,一览无余地展示着学生的青春与纯真。

“青涩”的老板。他咂咂嘴,忍俊不禁。

视线转向照片上的另一个人。那人的手随意搭在Finch的肩膀上,也在笑,却并没有看镜头,而是把目光落在Finch的身上,眼帘低垂,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他留着清爽的短发,发色偏灰,上个世纪的老旧照相机清楚地记录下了他浓密的睫毛和深邃的眼窝,以及睫毛下遮挡不住的笑意。然而,他的体格可与这几乎称得上“羞涩”的表情完全不搭边——简直堪称典范,宽肩细腰,肌肉匀称,一条腿的脚踝随意的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处,不经意的展现出双腿的傲人长度。那人只穿了背心与短裤,阳光在他的皮肤上泛出光泽,与旁边严严实实套着两件长袖衣服的Finch形成了鲜明对比。

从这人搭在Finch肩上的手到他望向Finch的眼神,无一不说明了二人的亲密。只是……一个技术IT宅与一个阳光运动员?Finch的朋友?他还以为,Finch就算有朋友,也都只能来自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MIT技术精英圈,而技术精英们对宅在图书馆写代码的好感度要远远高于在球场上挥汗如雨。

他好奇地把照片翻过来。下面写着一行小字。

“In the beginning…
J.R.”

J.R. 他轻轻念出声。这也许就是神秘朋友的名字。

还没来得及计算一个“J.R.”究竟能包括多少名姓的组合,Finch的身影在下一秒就出现在了一排排书架的尽头。他只得把照片匆匆夹回到书里,一边整理书架,一边装作对这些书很感兴趣的样子——而事实上,大部分的书连名字他都读不顺——然后若无其事地转头致意:

“Good morning, Mr. Finch.”

他不想让Finch知道这些。毕竟,在他们相识的第一天,Finch就严肃地提出:“我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 他曾以为这是Finch的玩笑话,但在他数次追踪Finch失败、戳穿Finch的隐藏身份却只换来Finch的果断辞职之后,他不得不承认Finch说的没错。那么,这也就意味着Finch的隐私以及过去就只能私下自己打听琢磨了。

Finch有些怀疑地看着他。

“Any new numbers?” 他露出一个标准的职场微笑,顺手将那本夹了照片的书推到最里层。

他想起了自己早先拜托Fusco警探的任务。关于那个男孩。但愿一切顺利。

“你今天来的很早。” Finch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将文件夹递到他手中。

“我向来是一个称职的搭档。”他接过文件夹,眨眨眼。

“看来Molly Cole小姐昨晚并不打算挽留你。” Finch头也不抬地坐到电脑桌前,“失败的约会?”

“不是每个人都能欣赏一位落魄的企业家的。”他无所谓的耸耸肩,拉扯了一下领口。今天的领带系的有些过紧了,他胡乱地将领带结往下捋了捋,“Molly的儿子也不买账,亏我还费心费力地为他搞到一套变形金刚的收藏版模型——”

“下次试试奥特曼,” Finch干巴巴的回应着,示意他打开文件夹,“不过也许没有下次了。我们这次的号码有些特殊,网络资料是我所见过最少的一次……”

他聚精会神地听着Finch关于网络与资料的讲解,偶尔表达一下他对社交网络的爱恨之情(“Mr. Finch, 原来是你创造了社交网!” “真是谢谢你了,我就是靠它挣得了第一桶金——也因为它而落魄,当然” “不明白人们为什么喜欢把信息都放在网上,这可为我的公司大开方便之门——”),偶尔,走一下神。

儿子。

他看到了Finch和那个男孩的会面。

他听到男孩亲昵的喊着Finch的名字,而Finch叫他“Bill”,但也许是耳麦的问题,他总觉得Finch说的其实是“Bear.” 小熊,真是个可爱的名字。那男孩高高大大,肤色偏黑, Finch拥抱他的时候不停抚摸着他深棕色的头发。他这才想起来,这男孩与那位神秘朋友长得如此相似。

“就是这样。两套公寓,分头行动。” Finch的手指轻叩桌面,抬头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的思绪又飘回到了那位神秘朋友那里。

有。这位素未谋面的朋友,他是谁?有过什么样的过去?现在又在哪里?

他的老板有许多秘密,而这个秘密尤为诱人。

“Mr. Ingram? Ingram? Nathan? ”

“噢,没有,”他才回过神来,“我们出发吧。”

========================

多数时候,Nathan Ingram都乐于且善于跟人们打交道。凭借一副和善的面孔、一颗体贴的心灵和一张颇有分寸的嘴,他为他们的拯救号码事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除了阻止绝望的男孩射杀劈腿的女友、说服高傲的前苏联特工放弃过去的仇恨、在犹豫的绑匪面前装可怜、拉拢Fusco警官做他们的后援等等以外,在Finch被困时,他也能发挥神力。比如,他可以戴上低低的鸭舌帽,手捧玫瑰,然后顺利地将这位号码女士从屋内引到楼下,签收“来自不愿透露姓名先生”的殷勤赠花,同时给了Finch从女士衣橱中逃脱出来的机会。

但这次——两个手臂带着纹身的青年男子正紧跟着这位号码女士,手在裤袋里握着什么——他有些惊慌。

“Mr. Ingram? 你带武器了吗?” Finch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

“没有。”他小跑两步,“太遗憾了。”

“Mr. Ingram, 无意冒犯,但——”

“Relax.”他低声说,随即脱下自己的大衣,追上了这位号码女士:“Hey,你忘了你的大衣!”

他搂着她顺利脱身。

“你刚才说什么,Mr. Finch?”

Finch听起来如释重负。“没事了。只是,下次务必记得带上武器。虽然我也不喜欢,但是就像我曾经的一位朋友讲过的,‘你总不能靠一张嘴说死他们’。”

曾经的朋友。

是那位神秘的J.R.吗?

=======================

从毒贩那里脱身没有费Ingram多少力气。毒贩们显然道行还不够深,在Ingram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语言攻势下,没多久就被突破了心理防线。趁着他们松懈的功夫,Ingram和被盗用了身份的可怜受害者成功反击,先是用几瓶假冒盐酸的纯水糊了他们满脸,接着是试剂瓶与铁盘的一通乱砸。

然而他随即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真正的凶手——那个他几小时前才救下的号码女士——就在Finch那边。

Ingram懊恼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考虑到Finch的腿脚问题,在他救下号码女士之后,他就和Finch互换了监视对象。他本以为给了Finch一个轻松的活,却没想到竟然变成了火坑。

他焦急地在耳麦里呼唤着Finch的名字。千万别出事,他祈祷着。

“Mr. Finch? Harold! 我这里都搞定了,你那里怎样?”

Finch慢吞吞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Hello there——我现在有些——晕——晕眩——”

听到声音的Ingram微微松了口气,很快又紧张起来:“你在哪里,Mr. Finch?”

“Hey Ingram,我在我们的寝室,刚刚把你晾在外面的运动背心收进来呦——” 他炫耀似的咯咯笑着,“哦,女士,你的睫毛真美,不过还比不上我的朋友——你给我下了药,但现在——如果我能计算出——”

一声倒地的闷响。Ingram惊恐地听到模糊的“你在跟谁说话?!”的声音,耳麦和手机随即都没有了信号。

他急匆匆地拨通了Fusco的号码。

“请尽快赶到,Fusco警探。上城区12号街851号,Mr. Finch有麻烦了!”

==========================

Finch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位女士摘掉自己的耳麦,顺手扔到花瓶里。

“喂!喂喂!”他慢吞吞地伸出手去,企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那是我——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沮丧的捂住了脸,歪歪斜斜地倒在柔软的沙发上。大脑CPU严重过载,但占用内存的都是一些他看不懂的进程。这种感觉真是太奇特了。

世界在失焦,清晰与模糊随机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那个女人说了句什么,他听不清。他摇摇晃晃地来到镜子前,镜子里的那张脸,竟然在变。

“嗨,爸爸,” Finch扭着腰痴痴地笑着,“嗨,教授——嗨,警官—— 嗨,我的POI—抱歉忘掉了你的名字——还有——Oh.”

他停了下来,慢慢地趴在镜子上,缓缓眨着眼睛。

“Hey,” 他伸出手指摩挲着镜中人的嘴唇,呵出的水汽模糊了整个镜面。他慌慌张张地用袖子擦着,直到再次看到密扇般的睫毛和灰绿色的眸子。

“Hey, hey, hey.” Finch把脸贴了上去,冰凉的触感似乎让他找到了一丝清明,但转瞬即逝。伙伴,朋友,——还是爱人,管他什么——他低声呢喃着。

“Are you——are you all right there?”

===========================

当Ingram从Fusco手中接过晕晕乎乎的Finch时,Finch并没有展示出什么太过异常的表现。Ingram见过不少吸毒的人的丑态,比起那些人来,Finch除了脸上有抹称得上痴傻的微笑、走路姿势神似企鹅之外,简直是太正常不过了。

Ingram默默地帮他系上安全带,严肃地考虑着要不要合影留念之类的。毕竟,磕了药的Mr. Finch可是千载难逢。

Finch一本正经地把双手放在膝盖上,大声拍打着,露出小学生一样的兴奋的微笑:“这是午夜旅游吗Nathan——所以下面我们去哪里呢?”

“你想去哪里呢?”Ingram随口应付着。他需要先找一家便利店,买上大量的水,然后直接回到图书馆。水和休息,这才是Finch现在需要的。

“体育馆。” Finch毫不犹豫,“你很久都没有打球了,你看你的肚腩——”

Finch的手悄无声息地摸上了Ingram的肚子,Ingram吓了一跳,汽车在空旷的街道上转了个危险的弯,险些撞上路中央的隔离带。他犹豫了一下,抚慰地拍拍那只黏在肚子上的手:“对对,你说的没错。”

Finch把他认成了别人。体育馆。神秘的J.R.?

他来不及胡思乱想,匆忙找了一家便利店买好水。Finch的脸搁在半开的车窗上,眼睛瞪得溜圆,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我们先回家,等你睡醒了,再去体育馆。” Ingram觉得自己变成了奶爸。

Finch乖乖的点点头。

他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但Finch目前的状况,实在是让他不忍心落井下石。更何况——对于这位控制欲强、注重隐私的老板,有些事情,还是自己了解更稳妥。

“我竟然有这么多的藏书!酷!”Finch在图书馆原地转了个圈。

“喝下这些,再睡一觉,你就有力气去体育馆了。”Ingram诱哄地把四瓶水递给Finch,顺便塞给了他一条厚厚的毯子,转身准备离开。

“你难道不留下来陪我吗?”Finch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声音委屈得让人心碎。

Ingram摸摸脖子,转头微笑:“我会在你周围。有需要随时叫我。”

“你——你不想谈谈吗?”

Finch的眼睛瞪的更大了。那里面泛出的水光——祈求恳切的水光——简直能浇灭地狱的业火。

Ingram瘪瘪嘴。“你明天早上就会后悔了,boss.”

“Come on,” Finch撒娇一样地晃着身子,“问我什么都行。”

Ingram转身。再多呆一秒,甚至半秒,他就会忍不住将心里所有的问题都抛给Finch了。

“真的,问我什么都行,真的——please.”

Ingram的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停下。

“Mr. Reese, please.”

J.R.

J.Reese.

Ingram轻轻关上了图书馆的灯。

“Good night,Mr. Finch.”


==========================

“你好,我是John Reese. 很高兴认识你。”
“呃……你……你好。Harold Finch. 叫我Harold就好。”

“Harold, 我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精通电脑的人。”
“我也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打枪弹无虚发的人,John.”

“Hey, John, 你听我说,我们是朋友,你不能……”
“朋友?真的只是朋友吗,Harold? ”

“我喜欢孩子。”
“我也喜欢。”
“可是……”
“我们可以领养。”
“……好主意,Harold.”
“身高像你,发色像你,眼睛像你——”
“大脑像你。”
“像你也不赖。”
“不。还是你更好。”
“好吧,不管像谁,我们都需要预知这个孩子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人生——这需要高超的前瞻技术,John.”
“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Harold, 我想好了!”
“想好什么?”
“名字。孩子的名字。Bear, 叫Bear怎么样?”
“……Mr. Reese, 我认为你现在更应该关注的,是你的学业考试。”

“你真的要去CIA?”
“……是的。”
“Best wishes, Mr. Reese. Bye.”

“Harold?”
“……John. Hi.”

“不,我会辞职,我一定会辞职。不过你得先等我叫一瓶酒,Harold.”
“好吧,没问题。”
“你好,这里是536房,请送一瓶…Harold?你想喝什么?”
“……”
“Harold?”
“Oh my……”
“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这是……这是今早发生的。”
“一架飞机坠毁……?”
“不,不。我想是两架。”

“ ‘这是我们身为公民对国家可以做出的贡献’——说真的,Harold,你真的要让我去跟那些政府官员打交道?”
“我相信CIA教过你类似的课程。”
“可是……”
“要不你来写代码?”
“……当我没说。”

“你根本就不知道The Machine一旦留了后门,危害有多大,Mr. Reese!”
“听着,Harold!我明知这些人有危险,我不可能见死不救!”
“他们是无关号码,无关的!你忘了我们创造The Machine的初衷了吗?”
“没有什么相关无关,Finch,每一个生命都是生命。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
“然后将整个计划暴露于人前?你的脑子是不是被美国大兵崇高的正义感和自豪感烧坏了,Mr. Reese?”
“……”
“……抱歉,John, 我不是……”

“我不干了。”
“你说什么?”
“什么以大局为重,我受够了。明早八点,我会把TM告知天下。CIA的朋友会帮我——”
“不,John. 求你。他们只会杀了你。”

“ ‘八点。34街客运港口。’——J.R.”

“我就知道你会来的,Harold. ”
Smile.
“Of course.”
……

Boom.

……

=========================

黑漆漆的图书馆里,只有路灯和月光微微透进蒙尘的窗户,打在抱着毯子的小个子男人的脸上。

Ingram留下的那句晚安还残留在空气中。

他望着虚空,喃喃地开口。

“Good night, John.”

“Sweet dreams.”

FIN.

评论(11)
热度(32)
  1. 小鱼干—最近正在面壁思考人生一朵火烧云 转载了此文字
    角色互换挺萌的=w=老板挑员工的口味绝对都是大长胳膊大长腿,英俊又潇洒嗯没错!感觉Mr.Reese如

© 一朵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