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斯家三兄弟 7-8

【Elias/Hobbes瞩目】


7.认命的芬奇

兄弟之间,拌嘴归拌嘴,打架归打架,揍人归揍人,但归根结底,这也只不过是兄弟之间(增长情趣)的小打小闹。一旦有可能的外部威胁介入,终会血浓于水的斯家三兄弟总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芬奇看着前几分钟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说着“霍布斯才不喜欢我的关心”的里斯风风火火闯出门去,若有所思地得出了上述结论。

几秒后,芬奇的手机上出现了一条密密麻麻长达五屏的短信,前面附带着里斯的一句话:

“霍布斯的需求清单。拜托了,哈罗德。”

芬奇眯起眼睛。

两秒后,手机再次响起,下一条短信接踵而至:

“爱你哦。❤”

……

芬奇扶额,认命的叹了口气。

窗外,约翰•以利亚你要敢动霍布斯一个指头老子让你这辈子没头发•里斯先生风衣猎猎,气势汹汹地搭上了冲向纽约监狱的出租车。


8.以利亚与霍布斯

以利亚坐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晃着腿。他们有了新的监狱长——狱警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而以利亚的回应只是微微的一挑眉。

管你是谁。温和的笑挂在他的嘴角,到了我的地盘,要么变成我的人,要么滚。

而当狱警折返回来,犹犹豫豫地告诉他,新监狱长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要见他的时候,他开始觉得事情变得有些有趣了。

下马威?以利亚歪头笑了笑。

他让狱警给自己松垮垮地戴上了手铐,悠悠闲闲地向审讯室踱步而去。

狱警一直在冒冷汗。

“你怎么了?”以利亚随口问。

“新监狱长……”他吞吞吐吐,“我好像见过。”

“见过?”

“是的。他长得……长得很像……”

他们来到了审讯室门口。

审讯室里,瘦削挺拔的身影背向而站,听到门口的脚步声,轻轻打了个响指,然后转过身来,拖着附带翘音的长腔开口:“Well,以利亚——”

“Wha……”以利亚愣在原地。

“约……约翰?!”三秒后,以利亚脱口而出。

面前的“约翰”翻了个白眼。以利亚隐约听到他嘀咕了一句“为什么你们这些犯人都喜欢叫错监狱长的名字”,食指对着面前虚空一点:“请坐。”

以利亚不由自主地坐下来,视线紧紧的黏在“约翰”的脸上。

“很高兴见到你,以利亚先生,我是你的新监狱长。” “约翰”翻着手里厚厚的一沓文件,灵巧的手指上下翻飞。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以利亚冷静作答。

“约翰”直直地盯住他的脸,似乎有些疑惑所谓的“地下之王”为什么会是这么个胖胖的中年男人。以利亚努力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据我所知,这里的犯人——乃至狱警——都对你怀有不可忽视的敬畏之情,”他的目光终于放弃了搜寻以利亚的脸,看看手里的文件夹,皱皱眉,抬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这让我有些忧心,亲爱的以利亚。”

哦,不,他不是约翰。以利亚几乎没有听进去一个字。虽然他们有着一模一样的脸,说话时,眼睛总不会完全睁开,任凭睫毛在眼窝留下引人犯罪的阴影。但是,天哪,面前的这个人要比约翰还可口——他会不自觉地咬指头,咬薄薄的嘴唇,穿紧绷的三件套,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一个——顺便提一句,这样穿真是性感,身体线条一览无余——还会带着邪门的笑,叫自己……亲爱的。

啧啧啧。以利亚舔了舔嘴唇。

禁欲的、青涩的小苹果。

以利亚全身的血液都突然沸腾了起来。

他转头看了一眼狱警,对他点点头。狱警了然的退出审讯室,顺便关上了门。

他转过头来。面前的“约翰”看着狱警听话地离开,脸上明显挂不住了,人畜无害的微笑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错愕和隐约的愤怒。以利亚无辜的回望,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一样。

新监狱长咬牙切齿的开口:“看起来,你才是这里的主人。”

以利亚不置可否。他抖抖手腕,把双手从手铐里释放出来,懒散的靠在椅子上,对面前快要气疯的小伙子回报了一个同样人畜无害的微笑:“我认识你。准确的说,我认识你这张脸。再准确一点,这里的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你这张脸。”他双手交叉,搁在下巴下面,玩味的打量着他:“约翰•里斯。你肯定熟悉他,是吧,我亲爱的监狱长?”他特低加重了“亲爱的”三个字,满意地看到小伙子身子僵了僵,“毕竟你哥哥——看起来应该是你哥哥,前两天才刚刚从这里释放。”

以利亚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而且被揍的很惨”这几个字咽了回去。天可怜见,如果他说出来,他不知道这位新监狱长会不会把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监狱再次搞的天翻地覆。

“我知道他刚刚释放。” 监狱长脸色突然平静了下来,刚才所有的惊慌都瞬间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他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响指。

瞬息万变,阴晴莫测,危险又优雅——以利亚在心里呻吟了一声。天哪,约翰,他欣喜地想,你怎么会有这么个迷人的弟弟?

仍旧奔波在路上的约翰•以利亚你要敢动霍布斯一个指头老子让你下辈子也是秃顶•里斯先生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在心里给约翰送上了最美好祝福的以利亚眼中闪烁着按捺不住的兴奋。“那你还要知道,”他一本正经地瞪大眼睛凑上前,决定逗逗面前的新监狱长,“他们对你哥哥都很感兴趣。”

监狱长抬起了眼皮。

“以利亚先生,如果你指的是捅屁股的那种兴趣的话,”监狱长笑的灿烂极了,“我不介意先让他们自己享受一下同样的兴趣。”

然后再把他们晒成肉干。霍布斯在心里咬牙切齿,或者一边干一边晒。

“我可没说。”以利亚放松地伸展开四肢,“只是想好心的提醒一下我亲爱的监狱长而已。可怜的约翰上次在这里吃的苦头可不少——当然还好不是我们刚才讨论的那种苦头——Oops,”他沮丧的捂住了嘴,“我还是说出来了。”

监狱长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声线变得有些尖细:“怎么?”

“约翰不能暴露身份,”以利亚耐心的解释,“为了伪装自己,瞒过那帮脑子有洞的警察,他不得不装成什么功夫都不会的样子。可是你得知道,这个监狱有一半人是他送进来的——当然也包括我——所以,当他出现在放风的操场上,你可以想象发生了什么。”

以利亚意外地看到监狱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但随即,一张纸就拍在了面前:“名字。”

“他没大碍,”以利亚耸耸肩,“我喝止了那些人。”

“名字。”监狱长很固执。

“Come on,” 以利亚拖了个长腔,“我已经教训过他们了。”

“请不要让我说第三遍,以利亚先生,我一直对你很客气,”监狱长尖利的声音突然在以利亚的耳畔响起,带着潮湿和热气,“毕竟,我才是监狱长,不是吗?”

后面的半句,声音突变为温柔的气声。以利亚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脸上旋即绽开了一个最大的微笑。

约翰!他恨不得要在不知身在何处的约翰脸上亲一口,你真是总给人带来惊喜!你这个弟弟简直棒极了我真是恨不得……

约翰•以利亚你要敢动霍布斯一个指头老子让你生生世世永远没头发•里斯先生结束了第二个喷嚏,皱皱眉,关上了出租车的窗户。监狱马上要到了。

监狱长满意地抖了抖那张写满了名字的纸:“就这些?”

以利亚温柔地点点头。

霍布斯“啪”一声合上了文件夹:“谢谢你,以利亚先生。我们的谈话很愉快,请回吧。”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亲爱的监狱长。”以利亚无动于衷,笑的有些痞气。

监狱长摸摸领带:“我不认为有这个必要。”

“你看,”以利亚无辜的摊开手,“我给了你这么多名字,你至少也要回报我一个。”

视线胶着。

“霍布斯。”监狱长终于微笑,尾音翘的很好听。

“那么再见,亲爱的霍布斯监狱长。” 以利亚站起身,把手铐套回到自己的手腕上,轻鞠一躬。

“再见。”霍布斯点头。

以利亚踱步离开。霍布斯的微笑一直挂在脸上,眼神则在他转身的瞬间变成了两把刀。

他看看手中的纸条。先在心里嘲笑了他可怜的二哥一下,然后慢吞吞地开始思考怎么把揍过他哥哥的人晒成肉干。

至于这个“地下之王”——

霍布斯哼出一声冷笑。

以——利——亚——

他缓慢又清晰地念出他的名字。

建好了禁闭室,你将是我的第一个试用者!

评论(2)
热度(5)

© 一朵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