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斯家三兄弟 9

9.里斯与霍布斯【又名:爪子与抹布

“霍布斯?”

当风衣猎猎的里斯风尘仆仆地赶到监狱,在芬奇的指引下绕开了不少窃窃私语“你有没有看到我们的新监狱长长得可像前两天当被放走的那个大高个对就是被揍成狗的那个你说这怎么会这么巧呢呵呵呵”的狱警,深呼吸压下了瞄准膝盖的欲望之后,终于顺利摸进了霍布斯的办公室。

他推开门——空无一人。

“约翰?”耳麦里芬奇的声音有点犹豫,“我这里看不到监视画面了。以利亚进去没多久,信号就消失了。”

“知道了,老板。”

里斯哼笑一声,关掉了耳麦,扯出来顺手扔到了地上。接下来的场景,他不想让芬奇听到。

他一只手扶着半开的门框,另一只手拳头虚握,两步跨进办公室,把门用力一摔——

耳中传来不出意外的一声轻呼,接着是背后有人飞扑而来带起的风声。一条手臂突然从身旁伸出,转眼已到脖颈。里斯微微一蹲,顺势压扭住那条胳臂,身子一侧,左肘击向身后偷袭的人的肋骨。一击必得,里斯听到偷袭者的痛呼,接着扯住胳臂,侧身向前,过肩摔的架势已然准备妥当。谁知偷袭者突然用力挣脱了手腕,里斯全身的力气打了个空,趁着里斯愣神的功夫,偷袭者迅速收紧上臂,死死压住里斯的喉咙,同时纵身跳起,两脚在身后的墙上一蹬——

啪!

啊!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叠着趴在了监狱办公室的水泥地上。

里斯有点懵。他觉得自己肺里的空气都被刚才这一下好摔挤没了,更别提摔下来的时候身上还压了一个体重不亚于自己的成年男子。那条手臂还卡着自己的喉咙,手臂的主人似乎并不想改变目前的姿势,整个儿黏在里斯的背上。正在跟地面进行亲密交流的里斯甚至感觉到,身上那人的腿本来是搁在地面上的,现在也优哉游哉地叠到了自己的腿上。

现在胳膊也叠在自己胳膊上了。整个人还舒服的动了动。当我是地毯吗?

里斯终于忍不住了。

“下来!”

“……”

“我不是来给你的办公室擦地的!”

“……”

“再不下来,我就让大哥和芬奇取消你的需求清单!”

身上的压力终于减轻了——里斯还没来得及欣慰,重量又突然压了回来,这回面积小压强大,你丫这是要杀人啊——

“抱歉,腿软,”终于站起身来的霍布斯绽开一个无辜的笑,拿起方巾掸掸掸,“你来干这里干什么?我还以为是有人要打我这个新监狱长的主意呢。”

里斯在地上翻了个身,抬起眼皮,似笑非笑地看着霍布斯。兄弟俩目光胶着,彼此心照不宣。偷袭与反偷袭,这是他们的老游戏了——只是里斯没有想到,霍布斯的进步还不小,那个从小被他揍到大的弟弟现在也能压人了简直不能更欣慰。只是,一身昨天才做的新西装(布料尺寸全由芬奇一手挑选,老板品质受人爱戴值得信赖),现在已经沾满了水泥地上不知几百年没有打扫过的灰,衬衣领子皱皱巴巴,下巴上还抹着一片黑,简直惨不忍睹。

霍布斯看着二哥恨不得在他身上挖出个洞的目光,露出一个讪讪的微笑,成功掩盖掉了内心的幸灾乐祸:你家跛脚魔王不是有钱吗!买买买呀!

里斯又在水泥地上蹭了蹭,坐起身,向霍布斯伸出手。霍布斯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他拉了起来。

里斯一边拍着身上的灰,一边拍着霍布斯的肩,语重心长的说:“鉴于纽约监狱你还不太熟悉,刚才想在电话里跟你讲清楚,你又挂电话,芬奇又说你见了以利亚,霍布斯,你知不知道以利亚有多危险?”

霍布斯咬着嘴唇,看着二哥的手灵活的拍灰,拍自己肩膀,再把灰都抹在自己衣服上。

“里斯,我们早都是成年人了,”霍布斯不动声色地倒退一步,躲开里斯沾满灰的手掌,“我会照顾好自己。”

里斯嗤笑,上前逼近一步:“能照顾好自己,还去投奔唐泰斯?你呀。”他拍拍霍布斯的背,黑外套上留下了两个明显的白手印。

“以利亚不足为惧。”霍布斯只恨自己后背没长出两个翅膀,把里斯的手赶拍到一边再把衣服拍干净。

“那是你不了解他。”拍拍拍。

“他前两天不还在监狱里救过你?里斯,说救命恩人的坏话可不好。”躲躲躲。

“我那叫中场休息。”不屑的噘嘴。

霍布斯决定不再理会撒娇耍赖起来比自己还要在行的二哥。

“以利亚势力很大。”霍布斯若有所思。

“貌不惊人,有胆有谋,计划缜密,身居幕后却操纵整个纽约——霍布斯,你听我说,”里斯突然严肃起来,抓住霍布斯的手臂,“不要招惹他,和他好好相处。”

哦,当然,还要在袖子上留下两个手印。身上的灰终于拍完了。

“我们的第一次谈话很愉快。”霍布斯眨眨眼,“他似乎对你很感兴趣。”

现在很可能换成你了。里斯默默的叹了口气,“以他的性格,一定会把你查个地覆天翻。以利亚目前不敢招惹我和芬奇,但是对你——弟弟,小心以利亚。”

霍布斯笑里藏刀:“他会和我好好相处的。或者——”他扬起手机,需求清单上“烘烤灯50组”被特别加黑加粗加大了,“他不得不跟我好好相处。”

里斯扶额。

我的弟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

什么?

谁说的是我的错?

不,怎么可能!

嗯?你再说一遍?

评论(4)
热度(10)

© 一朵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