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斯家三兄弟10

10.蝴蝶鉴赏家惊魂【又名:土豪之战一

作为纽约城最负盛名的蝴蝶标本收藏家,巴特先生向来从容不迫一丝不苟——就如同他收藏的成千上万只蝴蝶。人们赞颂他,就像赞颂他的蝴蝶一样,这些蝴蝶被他永远固定在最美的瞬间,绚丽留在一个个透亮的水晶罩里,那些闪人的炫彩是他快乐的源泉,照亮了他温文尔雅的面庞。

但现在……

巴特先生赤红着脸,一手用力地捏住一只标本罩,蝴蝶在里面可怜兮兮地被迫晃动着触角。他的手上青筋暴起,骨节毕现,力气大到让人忍不住担忧那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小盒子会不会直接碎掉;而另一只手,则攥着一只同样可怜兮兮的手机,狠狠地按在红得发亮的耳朵上。他一只脚踩着地,而另一只脚直接跺着椅子,高贵典雅的乌木椅被盖上了几个不这么高贵典雅的脚印章。如果这一幕不巧被谁看到,那么不出一个小时,全纽约的蝴蝶鉴赏家、昆虫爱好者以及花边小报记者都会口耳相传并印刷出版一条重磅头条:

“ ‘从容不迫’的巴特生气啦!生气啦!欲知详情,快来买报啊!”

“不!可!以!我说了不可以!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唐……唐什么先生,”巴特冲着电话大吼着,“就凭你一句话,就他妈的一句话,就要他妈的拿走我的光明女神?”

当然,还好,巴特先生的办公室,是绝对隔音的。否则明天的小报,又可以加一条头条新闻了:

“‘从容不迫’的巴特骂人啦!骂人啦!欲知详情,快来买报啊!”

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

“不!”巴特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没有人能从我这里抢走光明女神。没有人!”

光明女神——那是巴特先生最爱的一只蝴蝶。这只蓝色的蝴蝶美的像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却又真真切切地存在。一双前翅仿佛包含了世界上所有的蓝色:秋日的天蓝,宁静的湖蓝,纯净的湛蓝,深邃的宝石蓝,一层层叠加,一层层变幻,在光线下不停闪出华丽的火彩。再点缀上泛着珠光色犹如珠宝的亮丽光环,就成为了——

我的女神。

巴特用充满爱意的眼光抚慰了一下被他安稳的摆放在收藏柜正中的女神。他缓缓地把脚从乌木椅上拿下来,做了个深呼吸。然而,只一转头,眼中凶光立刻毕现:

“门都没有,唐什么先生!不,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就算把纽约的所有银行的金库都掏空,也换不走我的女神。是的!不可能!我们的对话到此结束!再!见!”

他狠狠的摔了电话,恨恨地起身。该死的。那个唐……唐维斯还是唐泰斯还是别的什么,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的?怎么还敢来——巴特一想到那人礼貌里明显夹杂着威胁的口气就气不打一处来——买他的光明女神?

人人都知道,光明女神是巴特的心头肉,掌中宝。巴特像史矛革守护金币一样守护着她。没人敢打她的注意。

手机铃声又一次突兀地响了起来。巴特俯下身,认真地盯着上面莫名其妙的“未知号码”四个字。又是你。他翻了个白眼,直接挂掉了。

手机沉默了三秒。

突然间,座机的铃声响了。同样的“未知号码”。

巴特摔了电话。

沉默了两秒。

巴特一下子跳了起来——他办公室里霎时间铃声大作,所有的移动电话固定电话手机都欢快的唱着此起彼伏的歌,他惊恐地盯着一团糟的办公室,一把抄起了离他最近的电话:

“嘿!你到底有完没完!我都说了没……”

“……巴特先生,你好。”对方停顿了一下。

巴特一愣。对方显然不是刚才那个人了。这个人吐字清晰、尖锐,还带着一丝颤音,好像一块清脆的金属刚刚被敲击过一般。

“……呃,你好,抱歉,刚才……”温文尔雅的形象可不能这么破坏了,万一对方是报业记者,那可就——

“巴特先生,我想跟你谈谈有关购买光明女神的问题。”对方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巴特的话,开门见山,“我希望我们能用轻松愉快的方式完成交易。当然,如果不行,我也不介意用稍嫌粗暴的方式解决。”

巴特想去死一死。

今天上帝一定出去串门去了,带着他的大天使一起。否则,为什么一个小时之内,连着俩人来踩他的禁区?

“你他妈……算了,再见。”他无力地摆摆手,准备挂掉电话。

“巴特先生,”很奇怪,即使他已经把手机拿离了耳边,那人的声音还是一样的清楚,仿佛直接连到了他的大脑里,“你的真名是詹姆斯•怀特,‘巴特’只是取了‘蝴蝶’的前面两个音节。换句话说,这是化名。”那人不疾不徐,娓娓道来,“高中辍学,对外宣称高中开始野外蝴蝶标本采集,但实际上,我似乎在犹他州的少年犯记录档案里查到了你的名字——吸毒,强奸,滋事。看上去,你的案底非常丰厚。”

巴特的额头不知不觉冒出了一层冷汗。“你……你在说些……”

“二十五岁结识一位著名的蝴蝶鉴赏家,不出一个月,这位鉴赏家在亚马逊丛林离奇失踪。但没有人知道,你当时是跟他结伴同行的。”

“你……”

“自那以后,詹姆斯•怀特消失于世,取而代之的是‘巴特先生’,年轻有为的蝴蝶收藏家,藏品多以万计,质量上乘,而品种,却跟意外去世的蝴蝶鉴赏家收藏的分毫不差。”

巴特软软的坐在凳子上。“你……到底是谁?”

“这不重要,而且右侧抽屉里那把左轮手枪并不能帮助你什么,更何况里面的子弹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就被女仆收走了,而我现在也并没有在你周围。”那人好心的提醒他,“所以,我们可以继续之前的话题了吗,巴特先生?”

冷汗顺着巴特的额角流下。

“光……光明女神,”巴特结结巴巴地说,“是……是我的……”

“请允许我纠正一下你的措辞,巴特先生,偷窃所得并不能获得法律上的承认。”那人礼貌地回话,“光明女神并不是你的。”

巴特绝望地攥紧了电话。天呐。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遇到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人——

等等。刚才那个唐泰斯先生。他说什么来着?

“可是,”他仿佛一下子抓到了救命稻草,“光明女神——我已经卖给另一个人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

“真的,就在刚才,他……他也要……然后我就……”

“请麻烦给我那位先生的联系方式。”

“我不知道,”巴特老老实实地回答,“你们用的都是‘未知号码’,我并不——”

哦,天。手机铃声再一次地响起来了。

“他打来了!他打来了!”巴特简直欣喜若狂,“你看,我没有骗你!所以,这位先生,抱歉我不能——”

“把两个电话放在一起,巴特先生,”那人冷静地说。“麻烦你。我会劝服他的。”

=================

巴特抖抖索索地缩在他的乌木椅上,两眼无神地盯着面前的两个电话。

“早上好,唐泰斯先生。”

“早上好,芬奇。”

“看起来,你有一个不那么省心的弟弟,唐泰斯。”

唐泰斯的笑声透过话筒清晰地传到了芬奇的耳麦里:“呃,准确的说,是两个。”

“所以,霍布斯把他的需求清单同时发给了我们两个人。” 芬奇迅速地敲击着键盘。

“看上去是这样的。”

“其他的都没有问题,但‘光明女神’——全纽约只有一只。”缩小目标范围。

“是的。”

“你搜集信息的速度很快,唐泰斯先生。”定位。

“彼此彼此。”

“但——”芬奇毫不犹豫地点下了“屏蔽目标信号塔”的选项,红色的信号衰减提示如同病毒一般迅速蔓延,耳麦中噪音渐起,唐泰斯的声音越来越小——

“呃,非常抱歉,唐泰斯先生,我这里似乎收不到你的信号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芬奇微微一笑,在一片忙音的耳麦声中挂掉了电话。

“你好,巴特先生。我已经说服了那位买家,他不会再去找你了。所以,我们来继续我们的交易好吗?”

土豪之战一,芬奇比唐泰斯,一比零,芬奇胜出。

=================

“这就是我们的新犯人资料。詹姆斯•怀特,面临多项偷窃、诈骗以及谋杀指控。”狱警把文件夹交给霍布斯。“噢,蝴蝶真漂亮,sir.” 

霍布斯笑了笑,微微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光明女神静静地落在办公桌的一角。

里斯从门后悄然走出来,环视着霍布斯的办公室:“霍布斯,为什么这些东西都是双份?”

他四下打量着。两套桌椅,两套办公用品,两套标本器具,两只风格迥异的衣橱——霍布斯显然更喜欢右边那个奢侈风的橱子,而左边那个——Reese越看越觉得这个低调风格跟自家老板的风格极其接近——则完全是空的。

他摸了摸墙。连墙纸都是双层的。

霍布斯抬了抬眼皮:“里斯,以后能不能选择一种光明正大的方式出现在我的眼前?”

“也许——不能。”里斯歪歪头。“但为什么,”他轻轻地拿起光明女神的标本盒,“蝴蝶却只有一只?”

霍布斯低下头,咬了咬自己的食指尖。

“我怎么知道呢。”他挑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TBC

评论(3)
热度(6)

© 一朵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