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幸运日(下)

《幸运日》(上) 请见http://minister123.lofter.com/post/40ea56_19d411d


终于回过神来的Reese的第一个反应,是他们有大麻烦了。

但他什么也没有说。

“你是想我了吗,Harold? ”

Reese笑的开心,眼睛里却藏了点看不清的担忧。他自然而然地接过了帆布包,轻轻握住Finch的手腕。

“你的枪伤……”

“我很好,Mr. Reese, ”Finch动了动右臂,“妥善恢复中,所幸没有伤到骨头,伤口也没有发炎。感谢你及时妥当的急救。”

“我是这方面的专家。”Reese皱皱眉头,“需要我再检查一下吗?”

“不,不用了。”Finch一手护着腰,慢慢蹲下身。

两周的杳无音讯被Finch的突然出现打破,狂喜之后,Reese陷入了短暂的恐慌。是什么样的消息能让他这位向来谨小慎微的老板如此明目张胆地来找他?

他不敢太过乐观。

“Finch,”他终于试探性地开了口,“你……”

“机器目前一切正常,Mr. Reese,”Finch头也不抬地从帆布包里翻出一大包洗衣粉,“虽然我还没有得到其他人的确切消息,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Well, OK. Reese松了口气。

他的下一个反应是他们有了新号码。而且新号码肯定是家政清洁公司的什么人——看看Finch的这身打扮,显然是又一次的卧底行动。

“很抱歉机器也并没有联系我,”Finch抬起头,“所以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也没有拿到新号码。”

……哦。

所以Finch现在的工作是家政清洁工。

Reese有点庆幸自己不用跟着Finch擦玻璃扫地板洗衣服了。

……等等。

机器没有联系Finch?

“所以,机器没有联系你,你也没有联系其他人?”

“是的。从我自己更换工作的频率来看,姑且可以认为Samaritan对我们的威胁还处在高危阶段,至少,我们还是需要低调一些。”

不不不,重点不在这里。Reese双手抱着大衣,微笑着看着刚刚倒空了帆布包的Finch:“那你为什么来找我,Harold?”

Finch的手一下子停滞在了半空中——仅仅两秒,但还是暴露出了点什么。

“我有我的理由,Mr. Reese.”

典型的Finch式回答,避重就轻,神秘莫测,尤其善于转移话题。Reese腹诽,顺手把大衣扔到床上。他蹲下身,帮Finch一起分开地板上的一大包清洁用品,继续绕圈子提问:“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住址的——既然机器没有联系我们?”他几乎贴在了Finch的身边:“难道你一直在监视我?”

Finch默默地起身,拎起空荡荡的帆布包。一个漂亮的弧线,沾满灰尘的包准确无误地砸在了盥洗室里泡着Reese衣服的脸盆上。

他拍拍手。Reese还蹲在地上,仰着脑袋,笑嘻嘻地看着他。Finch盯了他一会儿,认输地移开了目光:“你今天下午向家政服务公司打了几个电话,其中一个是我所任职的地方。”

“可他们都说今天没有服务人员。”

那是当然,是我修改了他们的查询系统。我会放心让其他人来打扫你的房间?

Finch严肃地眨眨眼:“也许他们并没有把临时工作人员计算在内。”

“你怎么知道是我打的电话?”

“我知道你所有的事,Mr. Reese,”又一个典型的Finch式回答,“包括你这两周都没有吃溃疡药。”

“……谢谢你,Harold.”Finch扔过来的药差点砸中Reese的脑袋,“呃,枪伤恢复期间,你应该少让右臂受力。”

Finch, 你到底为什么来找我?

“我能照顾好自己。”

我想答案显然易见,Mr. Reese.

“Bear还好吗?”

那就把它说出口。

“很好,前两天还有些闷闷不乐,但今天活泼了很多。”

不,John, 我们现在没有时间也不能讨论它。这个词实在太沉重,尤其是在这种逃亡的时刻——

“或许它预感到了主人们即将重逢——但是,老实说,你出现的方式实在是太戏剧化了。”

我不在乎,Harold. 我不在乎。

“只是确保我们之间的见面符合正常的雇佣关系。”Finch耸耸肩,扔给Reese一双手套。

“独居的男人懒得打扫脏兮兮的房间,于是打电话叫来钟点工,这才是正常的雇佣关系。”Reese撇撇嘴,“而不是拿枪指着钟点工的脑袋。”

“总之钟点工最后出现在了雇主的房间,这就够了——Samaritan不会认为这里有异常。”Finch耸肩,“这里没有摄像头,想必你已经确认过了?”

Reese点头。这也是他选择这里作为住处的可靠理由之一。

“很好。”Finch环顾四周,尘土尽收眼底,“只是看上去,这两周你过得并不算舒心,Mr. Reese.”

“哦,我能搞定,”Reese两根指头捏着手套,看上去一点都不打算把它们戴到手上,“那你呢,Finch?新工作,新环境,有没有心灵上的新变化?”

“而且,恕我冒昧,你地板上的土厚得可以直接种花了。” Finch对Reese的提问充耳不闻,忙着捡起地上的工作服。

“拜托,”Reese目瞪口呆地看着Finch轻车熟路地套上手套、袖套、鞋套和工作服,“你不会真的是来给我扫房子的吧,Finch?”

“是帮助你改善生活质量。” Finch平淡地回答,一包同样类型的衣服被扔到了Reese的怀中:“请换上,这是为了你自己,所以你也得出一份力,John.”

“我可以自己来,你的伤——”

“我还买了晚饭,什么时候打扫完,什么时候吃。”

“Harold,其实我也可以下楼去买,而且你真的没有必要帮我……”

“Mr. Reese.”

“……你说了算,Boss.”

窗外,夕阳的最后一道余晖正在隐没。华灯初上,万家灯火,每一扇窗户背后,都在上演着不尽相同的悲欢离合。


===============================


暖黄的灯光下,地板终于现出了原本的颜色,折叠桌一尘不染,棒球一个挨一个地码在角落。衣服整整齐齐,窗沿光洁如新,透亮的窗玻璃上,映出一个发呆的人影。

Finch有些局促地坐在Reese的床上。

在一侧的盥洗室,哗哗的水声伴着几缕从门缝中飘散的热气,不停冲击着他的神经。

说老实话,Finch不是做清洁的一把好手。他只是习惯于随时随地保持清洁和整齐,但不善于打扫一间脏兮兮的房子,更不要提他的那两处让他行动分外不便的新伤旧伤。所以,在刚才的绝大部分时间里,他仅仅只是看着Reese忙上忙下,忙左忙右,忙前忙后——事实上,Reese直接把他摁在一旁,根本不让他碰清洁工具。

“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Finch,” Reese踮脚擦着玻璃,看着上面映出的Finch的倒影,“留着你的体力和头脑对付Samaritan吧,那可重要得多。”

就这样,雇主一直在手脚麻利地爬上爬下,而家政清洁工则在一边百无聊赖。还好Samaritan监视不到这里,否则这种反常的行为,一定会给他们惹来麻烦——Finch看着Reese扫好地板上的第三堆土,暗暗地想。

Reese是十项全能员工,Finch深知这一点并且在内心偷偷地引以为傲。卧底,跟踪,打架,揍人,兼无数种职能为一身,进可套上头套抢警车,退可安居乐业扮宅男,打扫房间的干练程度与拆点四五有的一拼,这种男人实在是……

唉。

Finch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为什么来找Reese?

他们都心知肚明,却谁也不肯先开口。

Finch在帮Reese拿百洁布时,Reese的手指碰到了他的手背,他下意识地要躲开,却被Reese抓住,安慰地轻拍了两下。

吃饭的时候,Reese一直在偷偷瞄他,欲言又止。Finch佯装无事,正襟危坐,不慌不忙地咽下一口又一口尚温的海鲜饭。二人始终无话,空气安静得有些暧昧。

终于,在刚才,Reese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得去洗个澡。”他故作轻松的说。

Finch没有抬头看他。他垂着眼睛,盯住墙角一块形状诡异的油渍,微微地点了点头。

哗哗的水声一直在持续,盥洗室的门看上去没有锁紧,一丝又一丝氤氲的水汽偷偷钻出门外,变幻出不同的形状,然后渐渐飘散在干冷的室内。

Finch感到有点热。

他咽了口吐沫。

不,不能这样。

“呃——Mr. Reese? ”

他犹豫地喊了一声,声音之低,让他产生了话还没出口就已经被水声盖过的错觉。

但是水声立刻就停止了。

“Harold, ”隔着一道门,Reese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怎么了?”

“我——我想我是时候离开了,”Finch不知不觉地掐着床单,“明天我还需要——上班——”

没有回答。

Finch提高了音量:“……Mr. Reese?”

依旧没有回答,房间里一片寂静。

Finch叹了口气。“……今天你也需要早休息。见到你一切正常,我真的非常开心——”

“Finch.”

盥洗室里,蓦然冒出Reese突兀的声音, Finch吓了一跳。

“怎么了?”

“我忘记了把换洗的衣服带进来。”Reese听上去一切如常,“你走之前,能不能先帮我……?”

“哦,没问题,”Finch松了口气,“请你告诉我它们在哪里。”

当Finch把换洗衣服塞到那只从门后伸出来的湿淋淋的手臂上时,并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事情。而Reese也仅仅道了谢,没有有意无意的接触,没有安慰的拍打,更没有善意的玩笑。

Finch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失望和失落。

他站起身,看着脚下的帆布包。

“该走了。”他低声自言自语着。

他拎起了帆布包。

“Bye, Mr.……”

“Finch?”哗啦啦的水声没盖住Reese的叫声,“我还忘了拿毛巾……”

……

Finch扔下了帆布包。

“洗衣粉,Harold,我得把泡在盆里的这件衣服洗出来。……”

“呃……沐浴露好像也不够……在床头柜的最下一层,谢谢,boss.”

“浴球……好像也在床头柜里面,你能不能……?……”

……

好老板Finch端坐在盥洗室的门口,盯着那扇门。

终于。

“Finch.”Reese又一次开口。

“你还需要我拿什么?”Finch无奈地翻了个Reese看不到的白眼。

“不,不需要了,”Reese听上去有点犹豫,“外面是不是很冷?”

“……鉴于我没有发现空调存在的迹象,是的。”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里面很暖和,”半晌,Reese终于开口,“你……想不想……?”

……

Well, OK.

够了。

再也不需要更多的暗示了。

“是的,外面很冷,”Finch皱皱眉头,露出一个促狭的笑,“我也非常非常需要温暖。”


===============================


寒冷的冬天,人人都需要温暖。

商贩,司机,售货员,流浪汉,清洁工,棒球教练,专柜导购员,警察,教师……

奔波在岗位上的,都盼着家中的窗明几净和一盏暖灯;亲人离家的,都盼着朝思暮想的面孔突然出现,带来久违的惊喜;居无定所的,都盼着能有一方歇脚的暖和去处,以应付漫漫长夜。

“Harold, 我们很幸运。”当他们并肩站在窗前,看着外面蔓延到天际的盏盏灯火时,Reese突然说。汽车不时地呼啸而过,他的眼睛也跟着车灯一起,一闪一闪。

“我们还有希望,”Reese看向Finch,“而我还有你。你也……”

他抿紧嘴唇,却没敢说出下半句。

Finch笑了笑。灯光反射在眼镜片上,谁也看不清他的眼睛。

一波车流涌过,窗外终于黯淡下来。不知是谁轻轻叹了口气。

“是啊,是个幸运日。” Finch终于偏过头,直视着Reese的眼睛。是谁把清晨的大海缩进了一个人的瞳孔,深邃、安宁、汹涌、沉静——

“而我也有你。”


FIN.

评论(18)
热度(51)
  1. 小银龙一朵火烧云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朵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