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EP】男孩

  • 童年梗,李四典狱长兄弟设定

  • 清水

        在Elias说不长也不长,说不短也不短的教师生涯里,遇到的学生不计其数。他总是挂着和善的微笑,拖着慵懒的腔调,不着痕迹地将课本上的那些故事和道理偷换成饰着蜜糖的毒药,再哄着他的学生们吃下去。反正这帮小崽子迟早要死在他或者他们老爹的手下,Elias不介意让他们的人生更黑暗一点。

        不过黑暗也不是一直都在。某些个漆黑如墨的深夜,他也偶尔会想起一些学生。这其中的大部分都如他预言的那样,在他知道或者不知道的枪战中无声无息的走了,但还有一个——有点特别的一个,很偶尔的,会在回忆里不经意地闪一下光。他从来不知道他的下落。

        他总记得那孩子阴郁的眼睛。Elias从学生们的闲聊中中得知,这孩子不是本地人。因此,几乎没有学生愿意和他一起玩,更准确的说,是没有学生注意他——连Elias也是在不经意间看到他那双眼睛之后才意识到班里有这孩子的存在。

        “蝴蝶很漂亮。”关心学生的好老师Elias走到他的身边,“你做的?”

        他没有说话。桌面上整齐的摆放着几个脏兮兮的纸盒和几个待完成的标本。但Elias注意到,纸盒的边角都被仔细地磨平了,破洞四周打了补丁。Elias碰了碰其中一个纸盒。“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男孩一言未发,细长的手指捏起蝴蝶的触角,在纸板上轻轻抹平。

        Elias打开了盒子。数条五彩斑斓的毛虫被突然而至的光芒惊吓,急急匆匆地往纸盒的边角爬去。

        “喜欢昆虫标本,huh?”

        男孩仍旧没有说话。

        “哈!变态就喜欢虫子!”Elias被身后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抖,盒子盖砰的合上了。男孩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将最后一根触角小心翼翼的抹平,伸手去拿桌角的透明塑料盖板。

        他没有拿到。塑料盖板被扫下桌子,随着一声脆响,在一只锃亮的皮鞋下碎成了无数片。

        Elias后退了两步。这些正处在青春期的小伙子们的争斗愚蠢又热血,他完全,完全,完全不想参与。

        男孩的睫毛轻轻抖了一下。他站起身,却依旧垂着眼帘。Elias这才注意到,男孩子其实很高大,起码Elias需要微微仰视才能看清他的脸——但在男孩子不言不语地坐在教室角落的时候,他却又能很好的将其完全忽略。

        教室里安静了下来。Elias抱起胳膊。

        又是几声纸盒落地的轻响。摔在地上的毛毛虫们争先恐后地向各处爬去,然后毫无悬念的被那双皮鞋碾成了泥。另几个Elias刚才没有打开的盒子也被摔开,几个已经完成的蝴蝶标本散落一地。

        男孩收拾桌面的动作停了下来。

        “皮鞋”得意洋洋地冲他笑了笑,一字一顿:“变——态——”

        男孩也笑了笑。他抓起桌上仅剩的两只蝴蝶,两条长腿条坐上桌子,然后转了个方向,准备从桌子的另一侧离开。

        教室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几乎所有的目光都击中在“皮鞋”和男孩的身上。男孩根本无意停留,“皮鞋”的挑衅如同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让他的脸面有点挂不住了。他红着脸,气愤地冲着男孩大吼:“你个没爹教没娘养生在孤儿院的变态——!”

        “我不是。”

        这是Elias第一次听到男孩的声音。有些奇怪的声音,懒散,却又带着针扎般的尖细——

        男孩的动作如同慢镜头回放一样。在Elias略显震惊的目光中,“皮鞋”面部挨了结结实实的一拳,仰面躺倒。男孩一脚踢向他的裆部,在“皮鞋”痛苦的哀嚎声中,男孩敏捷的跨坐在他的肋骨上,盯着“皮鞋”的眼睛。

        “你留着它们,有什么用?”

        男孩伸出两根细长的指头,笑着比划了一下眼睛的形状。

        “不如……”

        Elias真的没有看清。他不知道男孩子是什么时候从掌心捏出两根亮闪闪的昆虫针,然后带着笑——那么迷人的笑,仔仔细细地扎进了“皮鞋”的眼睛。那动作干净利落,像是在摆布一只刚刚捉到的美丽的蝴蝶。

        “皮鞋”的惨叫几乎要震透每个人的耳膜。男孩站起身,拍了拍手,略显厌恶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皮鞋”,然后看了看Elias。

        Elias没来由地觉得身上发冷。

        “我有一个哥哥。”男孩笑起来好看极了,灰绿的眸子似乎在发光,“我很爱他。”

 


        "Mr. Reese……?"

        "Uh?"

        "……Nothing."

        你有家人吗?或是兄弟,确切的说?

        很多年后,当Elias再次面对一双似曾相识的灰绿色的眸子,这些问题,在他的嘴边流转了无数次。可最后它们还是留在了心底。

        他有点想那个男孩。

        是的,就是那个男孩,那个叫WillardHobbes的男孩,那个说到哥哥就眼睛发光的男孩——

        最终,找到你了么?

 

-END-


评论(7)
热度(26)

© 一朵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